委内瑞拉主教告诉弗朗西斯教皇弗朗西斯可以在委内瑞拉担任弗兰克斯2017年6月11日


<p>最近几天,一个意想不到的项目出现在教皇弗朗西斯的议程上</p><p>虽然会议没有在他预先公布的每周时间表中有所体现,但是在6月8日,人们知道他已经挤了一段时间与委内瑞拉的六位主教商议,委内瑞拉是历史上天主教世界中最麻烦的地方之一</p><p>访客后来宣称他们强调了他们对教皇的绝对忠诚,并且他反过来表达了对他们的“完全信任”</p><p>这两种说法都不是陈词滥调</p><p>关于教会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在委内瑞拉绝大多数都是天主教徒的内战和人道主义灾难中所起的作用,存在着巨大的争论</p><p>升级您的收件箱并获取我们的每日调度和编辑推荐</p><p>该国的主教们一直在挑战已故的乌戈·查韦斯及其继任者尼古拉斯·马杜罗的政权滥用人权和民主程序</p><p>但对于许多委内瑞拉人来说,教皇本人也非常愿意给马杜罗先生免费通行证</p><p>例如,去年10月,委内瑞拉强人将与弗朗西斯的会面变为宣传政变</p><p>直到今天,马杜罗先生声称,通过采取这种批评立场,该国的主教与他们自己的教皇不合拍</p><p>他指责当地主教们拖延他想以自己的自利条款进行的政治“对话”</p><p>作为一个各方都希望利用的机构,教会几乎不可能避免在马杜罗政权与其反对者之间日益尖锐的冲突中发挥关键作用</p><p>天主教救济机构,尤其是明爱,都在深入参与监测和减轻该国的人道主义困境</p><p>明爱报道,委内瑞拉11岁以下儿童中有11%患有中度至重度营养不良;在某些地区,情况要糟糕得多</p><p>知道委内瑞拉的人说,教会已经用至少四种不同的声音来回应这个国家的困境</p><p>它的主教一直是公民自由和法治的坚定拥护者</p><p>梵蒂冈国务卿,前委内瑞拉教皇特使彼得罗·帕罗林(Pietro Parolin)也一直清楚地表达了政权的不端行为</p><p>然而,他作为加拉加斯教皇大使Aldo Giordano的继任者对马杜罗先生来说更加软弱</p><p>教皇弗朗西斯有时似乎在听佐丹奴先生</p><p>例如,在4月份从埃及回家的路上,教皇们对马杜罗政权的批评者说“反对派分裂”,这意味着这是政治进步的障碍</p><p>去年12月,红衣主教帕罗林致函马杜罗先生,呼吁释放政治犯,尊重宪法和公平选举</p><p>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听取这些要求,而本周的主教访问是一种礼貌的方式,要求教皇弗朗西斯教廷是否支持他们</p><p>根据主教关于他们与教皇会谈的说法,他们并没有贬低言辞</p><p>他们向东道主列出了70人,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他们在政府镇压和平抗议活动中被杀害他们还向教皇们表明,委内瑞拉的内部冲突不是左右对峙,而是政府之间的斗争</p><p>已经变成了一个独裁政权,一个只为自己的利益服务的内向型政权,以及为了最小的生命,面包,药品,安全,工作和风险而渴望自由和拼命寻求的整个人民</p><p>公平选举主教们还告诉教皇他们完全反对马杜罗先生下个月召开一次非选举制宪会议的“不必要的,不合时宜的......和危险的计划”</p><p>他们认为,真正的目的是通过所谓的宪法手段强制实行军事独裁</p><p>弗朗西斯会听取主教,并开始向马杜罗先生发送公开或私下的强硬信息吗</p><p>这可能是一个向世界展示他可以成为左翼政权和意识形态的强大批评者的独特机会,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