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和宗教自由美国机构谴责中国穆斯林的待遇斋月是维吾尔族少数民族成员特别糟糕的时刻2017年7月7日

外交和宗教自由美国机构谴责中国穆斯林的待遇斋月是维吾尔族少数民族成员特别糟糕的时刻2017年7月7日


<p>在紧迫的金融和地缘政治问题主导外交议程的时候,世界强国之间的交流几乎不会出现宗教自由问题</p><p>关于信仰自由的高层辩论如今相当不寻常,以至于它们脱颖而出</p><p>在国内选区的压力下,领导人和政府有时会说出来</p><p>今年5月,唐纳德特朗普带着土耳其的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对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Andrew Brunson)的监禁负责</p><p>传教士的命运是特朗普投票的福音派基督徒所关注的</p><p>上个月,德国驻北京大使(显然得到柏林的批准)对中国天主教会的待遇进行了雄辩的抗议</p><p>该案件的核心是去年10月被罗马提升的一位主教官员明显绑架</p><p>虽然德国外交部以一般原则的名义行事,但该国24米的天主教徒(约占人口的30%)显然对他们的中国同宗教徒的命运感兴趣,并希望他们的政府采取相应的行动</p><p>升级您的收件箱并获取我们的每日调度和编辑推荐</p><p>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听到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没有明显的政治选区</p><p>这是本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关于治疗中国西北地区穆斯林的强烈声明,特别是在刚刚结束的斋月期间</p><p>新疆地区(如图)是土耳其人维吾尔人的家乡,历史上一直是中国伊斯兰教的主要据点</p><p>但实践这种信仰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地方</p><p>用USCIRF主席丹尼尔马克的话说:中国政府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来践踏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宗教自由,特别是在斋月期间</p><p>中国共产党官员被分配到新疆维吾尔族家庭,以阻止他们禁食和祈祷</p><p>这种新的控制水平是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穆斯林不可接受的镇压的另一个例子</p><p>我们呼吁北京遵守其国际人权承诺,停止对宗教团体的骚扰</p><p>据维吾尔族流亡组织称,新疆许多人因白天拒绝吃饭而被严重罚款或接受“再教育”计划,正如中国当局要求他们做的那样</p><p>据报道,4月份有数百名维吾尔族穆斯林在从中东朝圣回来后被当局拘留</p><p>在另一种镇压措施中,许多标准的穆斯林名字可能不再授予婴儿</p><p> USCIRF是一个咨询机构,由白宫和国会共同任命,其任务是研究和呼吁滥用宗教自由</p><p>国务院可以自由接受或撤销其关于哪些土地应被指定为“特别关注的国家”或严重违反者的建议</p><p>但委员会的声明确实很重要:足以严重惹恼像印度这样发现自己被调查的国家</p><p>在一个民粹主义,本土主义和政治上的权宜之处,一个着名的美国机构在中国游说穆斯林的权利,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